三招鉴定康熙民窑青花,你知道吗?

安乡县资讯网游戏2019-10-08 10:3246

三招鉴定康熙民窑青花





康熙时期的民窑青花瓷器因其制作精良、质量上乘、文化内涵丰富而受到众多收藏爱好者的青睐。


过去对康熙民窑青花瓷器的鉴定多侧重于对已知器物鉴定特征的归纳总结,而疏于对鉴定特征成因“知其然更需知其所以然”的研究分析。在逻辑和方法上的本末倒置,可能会导致单纯依赖鉴定特征出现后世仿品误认为本朝真品,而特征成因的理解缺失或不足则可能导致对康熙民窑青花瓷器的整体面貌认识不足,而将本朝真品误判为后世仿品。因此,从“知其所以然”的角度解读鉴定特征显得尤为重要。




清康熙 仿嘉靖款青花花鸟诗文笔筒


英国布里斯托博物馆藏


| 高岭土很实用 |




据史料记载,景德镇瓷业生产早自南宋末期开始采用瓷石加高岭土的“二元配方”制作瓷胎,高岭土的品质和在瓷胎中的配比对瓷器质量高低有关键的影响,可以使瓷胎更加洁白,并使瓷胎在烧造时的强度提高。其一可以降低胎体厚度;其二可以生产更大件的瓷器;其三则降低了烧造时的变形率,即使瘦高器型也不容易在高温中倾倒,使康熙民窑青花瓷器造型呈现出挺拔硬朗得特征;其四提高胎体密度,使得康熙时期瓷器具有与同大小厚度器相比物手感更为沉重的特点。




清康熙 仿永乐青花仕女琴棋书画碗


大英博物馆藏




清康熙 “大明成化年制”款青花仕女图碗


美国纽约福利克博物馆藏


| 釉面差异大 |




明代青花瓷釉面整体透明度较差,经显微镜观察明代白釉瓷器釉面我们发现多数的明代瓷釉中均有一些细小的晶体,有时分布在釉层各部,有时在釉层中部聚集成一薄层。这些细小的晶体正是瓷釉在烧制过程中由于温度未达到能使瓷釉完全熔融状态时残留的一些未熔融的天然矿物晶体,而正是这些未熔融的晶体,使得明代白釉瓷器的釉面与康熙时期白釉瓷器相比在目视情况下显得透明度较差。而康熙时期由于优质高岭土的使用和窑炉技术的进步(具有优良热工效能的蛋形窑开始在这一时期开始在景德镇瓷业生产中使用,可以使窑内温度达到1300度以上,并且窑室内密封效果好,可以实现更好的还原气氛),使得民窑青花瓷器釉面透明度高、光洁、清亮、胎釉结合紧致的特点。




法国国家图书馆藏18世纪《瓷器制造及贸易图谱》第18页,描绘了瓷器生产过程中瓷泥的精细淘洗。




法国国家图书馆藏18世纪《瓷器制造及贸易图谱》第 29页,描绘了当时制瓷工匠在瓷胎上进行青花绘画的 场景。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左侧工匠所持毛笔笔头明显 大于右侧工匠,说明了青花瓷器生产中已经形成了绘画 与分水工序分工协作的生产模式。


| 青花料影响美观 |




在青花料的使用上,康熙时期青花瓷器均采用浙江产低铁低锰的青花料。而浙料的采用始于明万历时期,但由于早期对浙料的加工采用落后的水沉法,青花料提纯度不及后来采用的煅烧法。因此明末清初时期所用青花料中氧化钴含量低于康熙时所用青花料而青花色泽不及康熙时期娇翠。






清康熙 青花龙纹盖罐


美国纽约福利克博物馆藏


更为重要的是,在康熙时期应用青花料在坯体上绘画时会在青料中加入一定量的高岭土,这种方法具有三个优点:


一、使青花料变得黏稠更容易附着在坯体上,这有助于青花分水时浓淡的精确把握,丰富青花画面的层次,实现多达十数级的浓淡层次。


二、助于青花料在烧制过程中实现与胎体的充分熔融,这是我们在康熙青花瓷器鉴定特征中青花料深入胎骨的深层技术原因。


三、提高青料装饰部分的釉质熔融温度可以显著避免晕散现象的发生。这一点正是在康熙民窑青花瓷器鉴定中康熙青花发色明快、清晰这一鉴定特征的深层原因之所在。


鉴定过程中需要对多个鉴定特征综合考量,查看各鉴定特征是否匹配,不可顾此而失彼,并将自己置身于当时的时代中,以时代的原料、工艺技术、文化艺术为出发点考量被鉴定器物,才能在灵活掌握各鉴定特征,进一步提高鉴定的科学性和准确率。